• 2008-05-12

    余震之余 - [心情日志]

    午休被不自觉的某女吵到睡不着,2点起来的时候脑袋闷。2点半这点儿上,勉强撑在办公桌前写教案,边写边醒瞌睡。没几分钟觉得身体前后左右四个方向被拉拽似的晕乎起来。只当是颈椎啊什么的问题,晕一会儿就不晕了的。结果不然,越晃越厉害!扔下钢笔,双手抓住桌檐,余光扫向左右,感觉有些不妙——都在晃啊,越来越晕!正准备叫“完了,完了,我生病了,头晕得厉害”,对面桌的同事对话让俺们5秒内撤退完毕:

    “哎呀,我现在晕得厉害!”

    “对的,我看见你在晕了——两边在晃的呀!”

    出门的时候瞧了一眼办公室古旧的大门,她正开开合合进进退退的跳着华尔兹,头顶上的电扇、吊灯和着她节拍……

    由于处在最有利的逃生地势之上,我们这一拨人最快冲到操场中央。话匣子这下子打开了,七嘴八舌噼里啪啦,原来大家都晕来着,只是没说而已。接下来学生们也训练有素的有秩序的分批疏散出来。看来大家经历过05年底九江的那次地震的洗礼,心智和行为都成熟起来,很好很好!劫后余生的人们(不管能带手机的老师还是不能带手机来学校的学生)都在第一时间纷纷掏出手机,但在此后的1个多小时内,移动网络都在忙,只能发发消息,电话是或者打不出去或者接通率低下或者频繁掉话。

    第二节课上课10分钟后,校长大人宣布:云南地震7.6级地震了(事后证明这是误传,实为四川),刚才那个是余震。现在请大家有秩序的回到教室,把门和窗子打开上课。(这有啥道理?逃生方便么?事实上窗子上都是防盗网。)

    家人朋友一圈短信电话问安。想到谁,被谁想到,这都是很有意义的问题。有个人说,你这叫“死到临头”!我说还是“劫后余生”比较贴切。话说劫后余生会看清很多问题,更大度,不纠结于细微末节。比如余震之余,我忘记了中午睡觉被吵,一开心多吃了两个汽水包子,胃疼到现在。

    余震之余惟愿: 万物寂寥 乾坤清澄 现世安稳 岁月静好